网站首页 地方实时 南宁新闻 成都新闻 四川新闻 兰州新闻 西安新闻 陕西新闻 宣城新闻
主页 > 陕西新闻 >

甘肃深入反腐的口子已经撕开们颤抖吧!

来源:未知 2018-12-14 09:10   http://www.xisustu.com

  以来,甘肃的反力度和全国反腐大势相比,尤其和其他省、区、市相比,似乎已经形成了很明显的差距,东部的广东、中部的河南、西部的新疆,一大批厅局级干部包括部分地市级被查处,而世人皆知的山西塌方式,就有七名省部级干部被查处。

  其实甘肃的窝案早已存在,山头势力,团伙势力存在已久,只是具有重重阻力,他们长期侥幸苟且而已,其中必然有阻碍甘肃反的山头阻力存在。

  通过梳理我们不难发现,在之前,甘肃反的口子很难撕开。拔出萝卜带出泥,在之前的甘肃似乎也只是神话而已,民众希望从一个分子的落马带出其他人。

  可现实正好相反,足见反腐的复杂和艰巨,也足见山头势力的庞大,对中央在甘肃的反腐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阻力,也使得甘肃的反腐之路走的更漫长更曲折更艰辛。

  2014年06月14日,中国人民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2017年1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苏荣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苏荣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苏荣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从曾任甘肃省委的苏荣被查的时间看,是2014年,当时也有民众期盼,能从苏荣被查牵出其他线索,在他曾任封疆大吏的甘肃也引发一轮反风暴,但直至苏荣被判处无期徒刑,似乎并未牵出甘肃多大的老虎,之后的公开资料显示,苏荣被查甘肃仅仅牵出了陆武成一人。

  《财经》记者透露,甘肃省会原副主任陆武成在仕途上的晋升,与苏荣交好有关。陆武成在升迁过程中,曾向苏荣行贿巨款,而苏荣被查后,供出了陆武成。

  2015年1月23日,陆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他也成为后反腐中的甘肃“首虎”。出生于1953年的陆武成,从政未出甘肃。

  2003年8月,苏荣调任甘肃省委,此时陆武成任职甘肃金昌市委。在苏荣主政甘肃期间,陆武成仕途加速,2005年8月,陆武成任甘肃省副省长,由正厅级晋升副省级。

  看来这次虽然拔出了一个大萝卜但并未带出多少泥,民众的期盼再一次落空,毕竟他离开甘肃又去了中央党校和江苏任职,从江西省委调任全国政协之后苏荣才落马的,似乎与甘肃比较遥远,因此,苏荣流毒们也很庆幸,苏荣当时落马对他们终未受到多少牵连。

  2015年1月23日,甘肃省会副主任、党组陆武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2016年11月17日,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作为以来甘肃省被查首虎,陆武成的落马,民众仍然期盼能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更多老虎,但事实证明,民众的期盼又一次落空了。

  他落马后,坊间盛传的那副对联终于在新华社等中央权威媒体出现了,可也只是出现了半幅,即“坑坑洼洼路无成”这一句。直至陆武成被判刑,甘肃省彻底反腐打老虎的口子仍然没有撕开。

  这个人虽然未在甘肃任职,但却一度成为甘肃等地深入反腐的重要阻力,也就是曾被认为是内鬼的明玉清。2016年11月1日,已退休8个月的明玉清被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立案审查。

  他是被查的内鬼之一,但非首个被查的内鬼。明玉清知道的太多,他的落马,实际上给甘肃深入反腐撕开了一个隐性口子。

  他是2015年调任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的,九室负责联系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党风廉洁建设和反工作。

  而在此之前,明玉清在中央纪委第五纪检监察室担任副主任,对口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和西南片区。

  此前,他曾于2015年年初还参加了甘肃省纪委全会,排名在省上四大员之后,其他领导之前,足见其分量。其实,他还于2010年4月23日专门到定西市调研指导党风廉政建设工作,当时市上的主要要员都陪同与他一起调研了甘肃省定西市党风廉政建设的情况。

  据查,明玉清长期以来,与多名领导干部、商人老板关系密切,之后,明玉清仍然与他们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继续进行权钱交易。尤其是,经调查发现,明玉清的弟弟、儿子等多名亲属和特定关系人,都通过明玉清的权力寻租,获取了巨额利益。而现在,他们也都因此接受调查。

  上述专题片称,“在对明玉清的审查中发现,有一些地方省部级领导干部,甚至上门到明玉清家里吃饭送礼。这些省部级干部之所以和他拉近关系,看重的自然是他手中的执纪审查权。”

  明玉清在专题片中说,“当了局级干部之后,尤其当了副主任以后,身边的朋友也多了,找你吃饭的也多了,哪来的应酬,人家不是看着你的地位、权力,想利用你吗?但是自己这个方面没有把持住。”

  专题片的解说称,而明玉清和他们交往,也有自己的目的。他一方面利用执纪审查权与一些党政领导干部、纪检干部拉关系;另一方面,就商人老板请托事项向这些领导干部打招呼,收受钱物上千万元。

  明玉清说:“这叫什么朋友圈,这不是朋友,这是一种权力、金钱、地位和利益结成的一种链条关系。我梳理了100多人,有官员,有商人,五花八门,(交友)太滥。

  为什么,我也从自身找(原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因为你有缝可钻,人家看到你的弱点和毛病在哪儿,人家叫吃饭吃了,给你东西收了,甚至于给你钱拿了,正因为你自身走得不正,人家看到你这个样子,他就来找你。”

  明玉清在镜头中忏悔说,“我在这个机关工作27年了,一直都是张着嘴说别人,尤其是过去拿着镜子是照别人,没有照过我自己,现在回过头来对照自己,主要是私字,私心,贪……

  你干了一些什么事他们也都耳濡目染,爸爸能这样,他们也去钻空子,所以把他们也带坏了,所以这个治家是失败的,没有走正道,走了歪门邪道。为自己的家庭,说到底还是为自己谋取私利。”

  明玉清的落马,为甘肃乃至西北和西南各省区深入反腐撕开了重要的口子,只是这个口子比较隐性,因为他在工作,未在他曾联系的省区工作,一般人很难理解到他的落马对他曾负责联系的西北甚至西南各省区深入反腐的有利行。

  因此,很多人就忽视了这个隐性的口子。不过自从明玉清被查,交代了交往的100多人后,还是有好多人仍然也感觉到西北包括甘肃的反腐要出大案了,只是不便于明说。因为明玉清知道的太多了,他如果一交代,等于揭开了分子的老底,就象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

  再回顾甘肃省2017年以前的反腐情况看,影响甘肃反腐向纵深推进的有两座大山,一是曾任中央纪委驻西北的九室副主任明玉清,二是当时任封疆大吏的原甘肃省委王三运。

  王三运,是权倾一方封疆大吏,自恃多省历练,经历丰富,水平出众,可以游刃有余地表面上高调反腐,实际上按兵不动。

  他的为官不为,不仅影响了甘肃的改革发展,更重要的是严重影响和耽误了甘肃的生态建设,五年时间,我们耽误不起,但是由于他的当政,败坏了甘肃的官场风气。

  “捂,是大规模生蛆产脓的温床,盖,是高规格权极害乖的良方”。捂着,盖着,压着,是王三运对待虞海燕等人的问题的办法。可最终还是没有捂住,却将自己也暴露出来了,他仍然没有逃脱落马被查的命运。

  实际上,早在7月5日坊间早就有信息传出,王三运被查或涉虞海燕案,“王三运因为一块地惹上很多麻烦,这块地是一位与他关系要好的老板开发的,当时虞海燕是兰州市委,给了便利。

  在虞海燕的问题上,王三运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年对关于虞海燕的举报一直捂着压着。”如此这般,才导致甘肃省经济社会发展迟滞不前,人民收入甚至一直在全国垫底……

  目前,影响甘肃深入反腐的这两座大山已经搬倒了,分子们的总后台轰然倒下,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我不说,你懂得!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有人说是三座大山,那么是否真还有一座大山呢?我们暂时无从知晓。除了曾经阻碍中央在甘肃深入反腐两座大山明玉清和王三运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大山?

  民众翘首期盼。但从生态遭破坏的历程看,2003-2006年,苏荣在甘肃省任省委,他在的时候,甘肃的生态就已经严重破坏了,比如公开信息显示,陆武成与苏荣的关系不一般,上文已经提到苏荣被抓,才供出了陆武成。

  苏荣之后,王三运之前,是否甘肃生态是一片大好呢?难道这一段时间处于真空状态?突然就好了?到了王三运主政甘肃时代,又突然就变坏了?难怪王三运刚到甘肃时曾自爆家底揭短板,承认这个地方的经济发展非常落后。

  其实这是很蹊跷的事情,也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只是大家不便明说而已。说来说去,还是就回到坊间盛传的那副对联上去了。民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也是心知肚明的,甘肃发展的落后,甘肃生态的破坏,已有很长时日了。

  要真这么一分析,恐怕还真有一座山或更多山存在,恐怕绝非明玉清和王三运两人而已。这点不用多说,你懂得,我也懂得。

  五、网络反腐舆情,何时能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同时,对于实名举报者的保护机制又是怎么去完善?这都是关乎甘肃彻底反净化生态的重要命题。

  曾经,就连媒体都经常失去了自由,更别说个体实名举报了。武威的抓记者事件引起全国关注,就足也以证明了。其实中央是非常重视网络反腐舆情和实名举报的。

  就此,新华社也曾刊文指出,只要不是恶意诽谤,都应“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如果滥用职权,对批评者、举报者打击报复,既有玷官德,更是对党纪国法的挑战。新华网批评文章的语气,不可谓不重,挑战党纪国法的大帽子罩下来,估计任哪个地方官员都得抖了两抖。

  一些实名举报者遭遇不明身份者威胁恐吓等,更是时有发生。如此这般,是很不利于甘肃省彻底反腐净化生态的。

  当前,如何有效利用网络反腐舆情,畅通实名举报通道,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机制保护举报者的权益和人生安全,是有效推进甘肃深入反腐打老虎拍苍蝇的重要内容。

  “前几年在西安遇到一个当官的,问我哪里人,我说甘肃天水的,他脱口说甘肃是个好地方,在那里干工作比其他地方好”。

  他还说他现在调咸阳了。我问他,“是不是在甘肃事可以不干,钱却好捞,现在到咸阳捞不到钱了,但还要办事”,他哈哈一笑,“你一个安装工怎么知道这些事?”我心里想,“尼玛,你们那么过分,哪个甘肃人不知道,只是没办法而已”。

  苏荣流毒,王三与流毒,虞海燕流毒的清理仍在进行中。中央巡视回头看后,一批纷纷落马就是明证,而最近坊间热议的兰州市失恋(“失栾”,明白人一看就懂得)现象,或许就与清理流毒有关,只是官方媒体尚未公布而已。

  从虞海燕落马到王三运落马,甘肃官场经历了不小的震动。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期间被查的甘肃省厅级干部至少有7人,兰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张纪勋、兰州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局长刘鸿军、兰州市政协主席俞敬东等多个官员从3月份起陆续坠楼或坠黄河身亡。甘肃省发改委原主任周强也坠河,下落不明。

  主题围绕“肃清虞海燕流毒、修复兰州生态”展开,深刻剖析了虞海燕严重违纪问题的危害、根源,深刻反思虞海燕严重违纪问题的教训,深刻检省班子和个人在全面从严治党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

  会上用十分严厉的措辞批评了虞海燕问题,称此事“触目惊心、令人发指,严重损害兰州市的生态,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损害了党的形象、破坏了兰州形象”。

  陇上官场的这一波震动,是否已经接近尾声,尚难断言。面对一串落马官员遗留下的不利影响,甘肃新一任领导班子肩上的担子很重,面对的考验绝不轻松。

  但不管局势如何变幻,最根本的一条是要保证坐得端、行得正,坚守对党和人民的绝对忠诚,坚决不走两名前任省委的老路。

  1、甘肃官场上一次塌方是乾隆年间的冒赈案吧,破得很彻底,立倒是没立起来。这次的破和立,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又有多大意义呢?

  世世代代在这里勉强维持生计的老百姓,脸上是龟裂的皮肤,脚下是龟裂的土地,身上是难闻的汗臭,背上是沉重的苦难。

  他们本来是不关心过问的,因为他们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没有兴趣,他们最关心的是吃好穿好过好。

  但多年来的耳濡目染,他们也懂得了一些道理,这老虎是可怕的可恨的可耻的。不过,今天也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这老虎终于被关进笼子里了。

  2、历史的车轮一次又一次的碾过这片贫瘠的土地,留下的轨迹不相同但相似。好好念书学本事,离开或许才是正道,看他干出个什么样的天地。

  3、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官本位思想就越严重,官员也就越自我膨胀,胆子也就越大,越无法无天。加上经济落后,商业不发达,赚钱渠道单一,都跑去当官赚钱了。

  4、甘肃人已经习惯了忍耐。本地人有本事的都去了北上广最近的也去了西安,不光是经济落后,生态恶劣让人发指,你想那么大的官都一个一个跳河,跳楼,英勇就义,你指望几个小老百姓能怎样?

  你不觉得这样的生态比“人民的名义”还残酷吗?回来的朋友说,这里简直是原始社会,一个村委干部都一手遮天,他的司机是村委,他的马仔是村长,鱼肉百姓,创了当地几百年的奇迹。

  这些官员是肩负重任、风风光光地来的,若干年后,不是灰头土脸、戴着镣铐走的,就是悄无声息、自寻绝路而告终的。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有个共同的特点叫“贪婪”,有个共同的归宿叫“折戟”,因为他们都没能逃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宿命,都栽倒在一个“贪”字上。

  作为全国有名的贫困大省,甘肃这些年似乎分外落寂。除了可以让人充饥的兰州牛肉拉面和市场一直不错《读者》杂志外,甘肃鲜有东西能在全国拿的出手,唯贫困。

  在全国上下齐心协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今天,身为人民公仆的他们,除了“贫穷落后”以外还给人民带来了什么?

  生活在全国最贫穷的甘肃,这里的老百姓除了痛恨就是痛心,农林畜牧渔矿游教,没有哪个行业是在全国叫得响的,能让人扬眉吐气的。

  越是贫困落后的地方,贪腐问题一旦爆发、被揭开,问题往往会比经济发到地区更严重。原因是贫困的地区的分子此前长期穷怕了,一旦有贪腐机会,权钱交易的机会,往往会铤而走险、经不住。

  相对于经济发达地区民众法制意识和维权意识的觉醒,像甘肃这样的落后地区民众由于信息闭塞、观念陈旧保守的原因,对的认识不足,或者说认为是官员的事,和自己关系不大。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纵容了的滋生和蔓延。

  “如果甘肃官场也有杨维骏(原云南省政协)老先生这样的正能量,甘肃的官员们一定会有所收敛!”

  身为陇原人,拟或仰天长叹,拟或痛心疾首,稍稍平复一下心情后,又不禁悄然发问:这片黄土到底怎么了?

  这其中一颗新闻炸弹是“前甘肃省委王三运”制造的。这颗炸弹再次炸碎了甘肃这个贫困地区千千万万老百姓的心。

  人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有着荒无人烟的戈壁、有着寸草不生的秃山、有着靠天吃饭的黄土、有着令人窒息的沙尘的贫瘠落后的大地上,居然都能养出这么多肥壮硕大的大老虎来,而且,接二连三地络绎不绝。

  这的确颠覆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甚至食不果腹、衣不遮体的“山野村夫”们的认知。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这一只只大老虎究竟是怎么养肥的?

  靠吃“洋芋蛋”还是“黄土”?他们也似乎到今天才幡然醒悟,原来甘肃这么穷就是因为这些前仆后继的“老虎”们祸害的!

  回头再看看那依旧荒芜的山坡坡,寸草不生的土沟沟,几乎断流的水沟沟,虽然老虎被拿下了,但老百姓们心里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今年4月王三运离任甘肃后,中央空降林铎和唐仁健到甘肃分别担任党政一把手。这一局面,和几年前山西“塌方式”之后的重建模式何曾的相似。

上一篇:西安成都往返航班减少 民航局:川航、东航正计

下一篇:西安凉皮肉夹馍加盟价钱是多少
频道推荐
  • 西安业主装修后品牌卫浴
  • 60平两居室半包36万晒晒我
  • 大写的服气!南京高中校
  • 南宁坛洛地陷险情基本解
  • 广西弘轩文化投资有限公
  • 有租客已收到退款 小家联
  • DApp——CryptoKitties获1500万
  • 红星美羚奶山羊良种繁育
  • “疗伤歌后”《围炉》献
  • 2018安徽宣城市郎溪县扶贫
  • 安徽省宣城市检察院提起
  • 四川省发改委赴成都天府
  • 连云港市非洲猪瘟疫情防
  • 反腐观察:赵正永“落马
  • 26户居民购买“和顺乐居”
  • 热点排行
    陕西省宝鸡市2018-12-29 07: 中国南宁—东盟棋牌国际 接到环保督查交办案件 哈 陕西保安协会工作会召开 陕西保安员资格证报考有 西安开启冻房模式:二手 黑田东彦称日本央行正讨 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全力做 19名传销“老总”南宁受审 陕西省卫生计生委党组胡 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被 安徽泾县启动应急预案 全 在这问题上 甘肃陕西的省 甘肃兰州环卫清扫保洁公 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